【暗香】曲河县断案(小品戏剧)_江山文学网
江山文学网-原创小说-优秀文学
当前位置:江山文学网万博足彩app >> 暗香文墨 >> 短篇 >> 影视戏曲 >> 【暗香】曲河县断案(小品戏剧)

编辑推荐 【暗香】曲河县断案(小品戏剧) ——做人孝为先


作者:冷梅含香 白丁,92.10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642发表时间:2019-05-26 20:20:21
摘要:曲河县令第一天上任,就接到两起状告儿女不孝的案子,县太爷及其夫人经过详细审案,做出公断。对不孝子女,进行了批评和惩罚,弘扬了百善孝为先的大义精神。情节曲折,妙趣横生,值得茶前饭后欣赏。

【暗香】曲河县断案(小品戏剧) 时代:清末秋天的一个傍晚
   地点:北方某省曲河县县衙
   布景:县衙大堂,堂后有一纱幔。
  
   人物:简称
   县太爷:50岁太
   夫人:47岁夫
   田桂花:68岁田
   薛丁山:50岁田之子山
   张桂花:49岁山之妻张
   薛桂花:26岁山之女花
   李季:70岁郎中李
   李仁义:41岁李养子义
   王桂花:38岁义之妻王
   衙役若干,为主:甲乙丙丁。
  
   幕启:县衙内,一片安静。
   突然,衙外传来击鼓声……
   太爷急上,(唱):
   昨日刚到曲河县,鞍马劳顿尚未收拾完。
   正与夫人用晚饭,忽听堂鼓响连天。
   急忙来到大堂上,何人傍晚来喊冤?
   衙皂们,升堂……
   衙役喊堂威:㕭…………
   太:(拍堂木)把击鼓人带上堂来!
   甲:击鼓人上堂……
   田:(上场)听得官差一声传,老身心酸泪涟涟,
   只因生个不孝子,老稀之年来见官。
   山:(山急上,拉田)娘,你别告我!
   田:(甩臂)谁是你娘!你娘在家来!
   甲:不要啰嗦,赶快上堂!
   田:(气昂昂上堂,儿子只好跟着)民女参见大老爷!
   山:民,民男参见大老爷!(被母捣了一肘)
   田:老身给大老爷叩头。(跪)
   山:老爷,小身给大老爷叩头。(跪)
   太:吔,来了俩?你们谁是原告,谁是被告啊?
   田:老身原不想告他,只因他与他小娘合谋,抢夺家产,逼我嫁人,如今赶我在外,无处安身,走投无路,才来告状。
   山:大老爷,她不该背着我来告状,老小子我也冤!
   太:你们说的什么?乱七八糟,老爷听得头都大了,
   (纱幔后人影晃动,太回头听听,点头,摔木)㕭!你们姓什名谁,家住哪里?到底什么关系,谁告谁?一一禀来!
   田:大老爷!(唱)老身家住薛家湾,自幼配夫薛永年。俺的名字叫田桂花……
   太:慢着,慢着!你是那个皇嫂——田桂花?不对吧?田的丈夫叫黑豆,不叫薛永年!
   山:大老爷,俺爹的小名叫黄豆,不叫黑豆!
   田:大老爷!(唱)我夫黄豆不是那黑豆,我也不是皇嫂那个田。我夫妻只生一子当宝看,娶妻张氏多不贤。前年我夫下世去,这小子与他小娘合谋霸家产,立逼老身去嫁人,流落街头甚可怜。老爷与我来做主,把他俩个来惩办!
   太:㕭,这回我听明白了!薛永年有一大一小两个老婆,这小子半熟!与他小娘合谋,把亲娘赶出门去,夺取家产,是也不是?
   田:(惊)这……
   山:大老爷!俺娘说的俺小娘,是指俺老婆,她是骂俺哩!
   太:你该骂!你把你,你,你如何和你小娘,不,不对,是你老婆,怎么合谋,逼嫁你母,夺取家产一一招来。若有半句谎言,打你五十大板!
   山:小的不敢,小的不敢!
   太:说!老太太你起来吔。
   山:大老爷呀!(唱)
   俺家原来就不宽裕,只有旧房五六间。
   自从我与张氏结婚后,俺住三间,父母住两间。
   还有一间合着用,放着杈把扫帚扬场铣。
   我父有个仁兄弟,是个乡间郎中美名传。
   自从我父下世后,他与我母勾搭成奸。
   田:你胡说!
   山:我妻张氏生性蛮,百般唇骂我薛丁山。说老母风骚太现眼,叫儿子怎好站人前。
   太:慢着!你说你叫什么?
   山:小的薛丁山。
   太:想那薛丁山,乃宋朝武将,哪像你,长得如此汗颜!一介草民,偏取个名人名字,真是假冒伪劣产品!你妻就叫樊丽花了?
   山:我妻叫张桂花。
   太:嗬!她也叫桂花?
   山:大老爷!张桂花不是田桂花,我丁山不是那个薛丁山。
   (纱幔后语:你给他乱扯啥,叫他往下说!)
   太:你,往下说!
   田:大老爷,这小畜生胡说八道!我这把年纪,怎能和人通奸,分明他们逼嫁!
   太:我知道,我知道!这小子的良心大大的坏了。逼母嫁,楞说老母与人通奸。呸,你个王八蛋!真不要脸!看老爷我怎么收拾你!
   (幕后:接着审!他还没说完哪!)
   太:对,对,我接着审,薛丁山你往下说!
   山:(唱)我妻逼我把娘撵,让她去嫁郎中汉。
   谁知老娘又回来,大堂之上告了俺。
   (快)您说这老婆子迂不迂,我浑身上下都是冤。
   太:呔!大堂之上,你对生母出言不逊,还说浑身上下都是冤,来人,给我打!我叫你个王八蛋,喊冤!
   (幕后声:别慌打!听听老太太怎么说?)
   那就别慌打,听老太太怎么说。
   田:大老爷,我儿不孝,都是那张桂花挑唆!应该把她抓来问打!叫她把房契交给我,你就是青天大老爷了。
   太:老太太说的在理,就这么办。来人!速去薛家湾捉拿张桂花!
   甲乙:是!(欲走)
   太:慢,叫她把房契交出,不给就打!
   甲乙:是!(二人下)
   太:衙皂们,搬个椅子,让太太坐下。
   太:薛丁山,你一边站着去!让老爷我吸袋烟!
   山:是是是!(起,站田旁)
   (衙外传来击鼓声)
   丙:老爷,衙外又有人击鼓喊冤。
   太:老爷我头天坐堂,就碰上这热闹事?反正是一个萝卜啃着,两个萝卜抱着。老爷我烟不吸了,带击鼓人上堂!(丙带李上)
   李:叩见大老爷!(跪)
   太:(站起,两手扒桌沿,伸长脖子观看)你是什么人?为何击鼓?
   李:我乃薛家湾人氏,姓李名季,是个郎中。
   太:你就是和田桂花相好的那个李郎中?
   李:大老爷,田桂花乃我仁弟之妻,夫死子不孝,媳妇不贤。为霸家产,将母赶出。田饥病交加,倒卧在我的门前。是我见她可怜,收留了她。并无苟且之事,太爷明断。
   太:你倒是个好人,是为田桂花喊冤来了?
   李:非也。我来告我那不孝之子。大老爷啊!
   (唱)李季世代做郎中,在此一方颇有名。
   曲河大街南门口,安民药店朝正东。
   另有老宅一进院,住着儿子一家人。
   自从弟妹到店中,儿子,媳妇起怨声。
   昨日把我们赶出门,回去又把药店封。
   千喊万求都不应,垂暮之人何处行?
   万般无奈来告状,还望太爷断分明。
   太:呀呀个呸!你们这里是什么民风?做儿子的都不孝顺父母!准是孔圣人没到过的地方!李郎中,你身往后站,我让衙役去拿凶。来人!(丙,丁应:有!)速去传李郎中的儿子,媳妇到堂!
   (丙,丁答:是!下场)
   甲乙:(甲乙押张氏上堂)老爷,张桂花带到。这娘们真够厉害的,又跑又咬不叫摸耳朵!
   太:好好,大刑伺候!你俩下站。(扭头对内:喂,对这泼妇……?幔后语:附耳过来!)
   (拍木)嘟,堂下何人?为啥不跪?
   张:(不屑的)你摔那破木头,吓唬谁!你把我抓来,还问我是谁!笑话。老娘我上跪天,下跪地,就是不跪你这狗官!
   太:薛丁山,你的小娘怎么,一转眼又变成老娘了?
   山:大老爷,你可别惹她,她发起疯来,像只狼!
   张:(对山瞪眼,手指)滚!
   山:是是,我滚,我滚。(欲走开)
   太:薛丁山!过来,过来!(招手,山至案前,太小声说:看来,你怕老婆也够水平?她是不是睡前也叫你跪搓板?)
   山:禀大老爷,她不叫我跪搓板。她叫我,叫我趴在床上当马骑!(众偷笑)(太让山退下)
   (幔后气声:胡扯什么!快审案!)
   太:是,是!(对外)来人,磕膝!(张跪!)
   张:狗官还没问案,你就把我打翻在地!老娘不服!(欲起,被甲乙按住)
   太:也唉!你敢咆哮公堂!算你厉害!我会叫你服的!上夹板!(甲乙上夹板,拽,张叫骂)夹,夹,使劲夹!奶奶的,看你嘴有多硬!
   山:(上前劝张)媳妇,大堂之上,不可刁蛮!此地非咱家,吃亏在眼前,还是服了吧!
   张:龟儿子!滚开,老娘就是不服!哎呦,哎呦,你们,你们这么狠呀!
   甲乙:还没你狠哩!对你这样的悍妇,就得如此对待!
   (二人使劲夹)
   张:(七窍生烟)我,我就是不——说。晕过去了。
   山:(心疼地,跪下)大老爷,别夹了,再夹就夹死了!我说,我全说!
   太:(恼怒地)滚一边去!再插嘴,连你一块夹!
   山:别,别!我滚一边去。
   太:我非叫这小娘们认罪!
   丙丁:(上堂)老爷,人犯带到。
   太:叫他们门外候着!
   丁:是。(此时,门外有百姓观看)
   太:泼妇!你如何迫害婆婆,说!不说,再夹!
   张:(锐气全无,被衙役拉起,又摔下。手在流血眼双闭,有气无力地)我叫,张桂花……
   太:呸!你也配叫桂花!
   张:我与婆婆不合,就逼迫丈夫撵她走,让她嫁那个郎中,占了全部房产。我都说了!杀人不过头点地,你看着办吧!
   太:好,画押!(低头看案上的房契)
   山:大老爷,房契上的房主,是写的我的名字,是俺爹在世时写好的!
   太:啊?(看一遍)完了,完了!按大清条律,这房契上,写的谁的名字,谁就是房主,田桂花。
   田:老身在。
   太:看来你的官司要输啊,这房产早叫你老头送给儿子啦!
   田:大老爷,我冤啊!喂呀……(哭)
   太:这可咋办?(向后)你说,下边该咋判?
   (幔后声)那也有义务养娘啊!
   (拍木)薛丁山!你别太得意了!就算房契上的名字
   是你,你也不能不养娘啊!
   山:可她嫁人啦,我不能把后老也养了吧?
   田:(对山)你!你混蛋!(花上,在门口观看)
   山:(对母)你个老刁婆!告不赢我,又骂我。当着县太爷的面,咱可说清了,你是嫁出去的女,泼出去的水,从今往后你与我没关系了!
   张:听见了吗?(对婆)老不死的,这可是县太爷断的。老没脸的,你死去吧!
   田:(气急)你们的心,太黑了……喂呀!
   太:呀呀个呸的!你们当着老爷的面,竟敢辱骂亲娘!气死我了!
   (堂木举在半空,不知咋说)
   我该怎么判啊!
   花:(在门口大喊一声)大老爷,我帮你断。(来到堂上)
   太:你是何人?
   花:我是薛丁山,张桂花的独生女儿,薛桂花。
   太:你们这地什么风俗?生的女儿都叫桂花!
   花:大老爷,你仔细看看房契,上边写的房主不是薛丁山,而是我薛桂花。(堂上人都一惊)
   太:今日上堂来的急,忘戴眼镜了,上面花里胡哨的看不清……(执事急忙把自己的眼镜给他)
   (看房契)啊!房主:薛桂花……
   山、张:啊,啊!女儿,这房契上的房主,怎么变成你的啦?你……
   花:(打断爹娘的话,理直气壮地)爹,娘,刚才县太爷说了,按照大清法律,这上面的房主是谁,房产就归谁。从今日起,你们的房财全是我的啦!对不起,快回家搬家吧!
   山、张:女儿,你叫我们搬家?搬哪去?
   花:这我不管!反正明天我要收房!
   山:桂花,你这不是逼我们吗?
   张:闺女,你是我们的心肝宝贝,这房产早晚是你的。你现在就要,太绝情了吧!
   花:(唱)爹娘虽把我拉扯大,财产给的太少了。
   嫁的丈夫又没用,一年到头没钱花。
   如今有了这几间房,我卖吧卖吧享福啦。
   什么爹,什么娘,什么儿,什么女,
   财产面前一般大。
   什么亲,什么福,什么孝,什么义,
   你们从小没教,我不管它!
   我只要,六间房就行了。
   太:(听得眉飞色舞到此忍不住,大喝一声)好,薛桂花!老爷我就把房子判给你啦!薛丁山,张桂花听着!明天,赶快搬家,申时封门。薛桂花,房钥匙交给你之后,只许你住,不许借与他人。否则,房子冲公!
   花:是,青天大老爷!
   (薛夫妻抱头大哭,田伤心地对花说)
   田:我的儿啊!(对花)你,你怎么变得这么狠心!
   花:奶奶!(去扶奶奶)
   田:我不是你奶奶!
   太:唉,可怜天下父母心啊!老太太,又心疼儿子来了。
   (对幔后)我说,你看我断得如何呀?
   (幔后声:倒也有趣!可是,此案你才断了一半,
   快传门外那俩!)
   太:好,老爷我就是一夜不睡觉,也要把案审完。
   (拍木)传门外人犯!
   衙役:㕭……!(带人犯)
   义、王:(上堂跪拜)拜见大老爷!
   太:报上名来!
   义:草民李仁义。
   王:民女王桂花。
   太:好,好。我这大堂上,真是桂花飘香了!(众笑)
   李仁义,你为何把老父逐出家门,如实招来!
   义:大老爷容禀:(唱)
   十年前母亲病故,老父单身在药店居住。
   谁知薛丁山不仁不义,逼迫他娘与我父同居。
   我怎么劝老父不听,一生气把他俩赶出。
   太:老父续弦古来有,你有什么权把他们赶出。
   义:续弦也得明媒正娶,怎能够鸠占鹊巢把家产图。
   太:满堂儿女不如半路夫妻,他们黄昏之恋你为何拦阻。
   义:大老爷!那薛丁山夫妻实在可恶,想霸占药店把爹欺负。

共 6625 字 2 页 万博足彩app12
转到
【编者按】曲河县令第一天上任,就接到两起状告儿女不孝的案子,县太爷及其夫人经过详细审案,做出公断。对不孝子女,进行了批评和惩罚,弘扬了百善孝为先的大义精神。戏剧剧本流畅,故事清晰,人物刻画生动,情节曲折,跌宕起落,有喜有悲,有情有义,弘扬正气,羊有跪乳之恩,鸦有反哺之意。这是每一个国家应有的美德,应大力弘扬!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,为人子女,应以孝为先!感谢赐稿暗香,很有正义的剧本!品读,祝创作愉快,祝安!力推佳作!【编辑:易辞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易辞        2019-05-26 20:23:20
  剧本脉络清晰,弘扬正义,品读佳作!期待新续~~祝创作愉快!问候您了!
最是人间留不住,朱颜辞镜花辞树!
共 1 条 1 页 万博足彩app1
转到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