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文学网-原创小说-优秀文学
当前位置:江山文学网万博足彩app >> 淡雅晓荷 >> 短篇 >> 影视戏曲 >> 【晓荷】相亲(相声)

编辑推荐 【晓荷】相亲(相声)


作者:烟云墨雨飞 进士,9845.50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998发表时间:2019-06-16 21:18:55

甲: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?
   乙:可以啊,问吧。
   甲:请问,你?脱单了么?
   乙:一直单着呢?
   甲:是心单啊?还是身体单啊?
   乙:都单。
   甲:总有一样不单吧?要么心里有人,要么床上有人。
   乙:都单着呢,心里床上都没人,就自个儿唱独角戏——怎么的?听这意思你要给我介绍对象?
   甲:要是有对象,我还要呢,怎么也轮不到你啊。
   乙:那你这问话是啥意思?
   甲:我学我们后院张大妈说话呢。
   乙:张大妈是做什么的?
   甲:一个爱管闲事的红娘——总是喜欢给大龄男女青年介绍对象。
   乙:哦,热心人。
   甲:这个张大妈可不是一般的热心,而是非常热心。这不,昨天我刚下班回来,就被她给堵住了,说别人怎么怎么好,非给我介绍,并且跟那个姑娘说了我的情况,对方同意约个时间见面,晚上七点不见不散。
   乙:那你就去嘛,多好,有人给介绍对象。
   甲:说实在的,我也挺高兴的。赶紧回宿舍,简单吃了晚饭,捯饬捯饬自己,弄个酷酷的发型,左照照镜子,右照照镜子,这个看啊,惹得我同寝室几个哥们这个笑话,这个说,这娃模样还是挺齐整的,就是有点要上房揭瓦的架势。那个说,春阳,张大妈那人没谱,看了也是白看,还不如搓一圈麻将呢。还有人说,别弄了,挺好的,快走吧,别让人家姑娘等急了。
   乙:说啥得都有啊。
   甲:我不搭理他们,因为哥们今天穿的很干练,没工夫和他们瞎掰瞎聊,无趣。
   乙:嗯,以后时间就陪女朋友了。
   甲:我出了门,直奔明湖公园,在湖水东边小桥上,果然看见一抹美丽身影。
   乙:是她吗?可别认错人。
   甲:没关系,我们有接头暗号。
   乙:好么,搞得像特务接头。
   甲:我走过去,张口说道,竹外桃花三两枝……姑娘马上接口,春江水暖鸭先知。
   乙:对上了?
   甲:还有呢——我又说,江碧鸟逾白。姑娘对,山青花欲燃。请问你是丫丫?姑娘微笑回答,我是丫丫,你就是春阳吧?
   乙:这暗号还挺文艺的嘛。
   甲:那是啊,张大妈是老年诗词协会的理事,这都是她老人家拟定的。
   乙:原来如此——对了,你们两个谈得如何?还好吧?
   甲:唉,怎么说呢?这样吧,咱俩就给朋友们表演表演,我演我自己,你演我女朋友。
   乙:可以啊,来吧,怎么着我也是中戏毕业的,本科。
   甲:(上下瞧着乙)我怎么看,你都像那个东北什么班毕业的。
   乙:何以见得?
   甲:长得跟他二大爷似得,一张鞋拔子凹(凹,音:wa)兜脸。(凹兜脸,东北方言,很不好看的意思)
   乙:去去,别整事儿!沙棱儿点(快点的意思),表演。
   甲:(对观众)这位呀,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——好好,表演,表演,从哪儿开始演来着?
   乙:听张大妈说,你也是诗词爱好者?
   甲:咦?这是丫丫说的话,你咋说了?
   乙:什么记性啊?你不是让我扮演丫丫嘛。
   甲:(一拍脑门)哦,对了,我把这茬给忘了。
   乙:该你啦,快回答啊。
   甲:那个,那个我、我也就会背诗词,会个打油诗啥的?
   乙:我喜欢春天,你就来一首关于春天的打油诗吧。比如,春分……
   甲:春、春分(敲自己的脑壳想),春分(突然眼睛一亮),有了,听着啊,来了——春分时节雪纷纷,路上行人冻掉魂。借问麻将何处有,路人遥指噼啪村。
   乙:(掩嘴窃笑)倒春寒啊,行人冻的够呛。但是,这个噼啪村啥意思啊?
   甲:这个还不知道呀,麻将声呗。
   乙:你喜欢打麻将?
   甲:偶尔、偶尔玩玩,多数时间就是看书,看诗词方面的书。
   乙:你看看这满园春色,我们两个来对诗玩吧?
   甲:好好,对诗玩,这个有意思,比打麻将强多了。
   乙:我说上句,你接下句。
   甲:行,来吧。
   乙:小楼一夜听春雨。
   甲:小巷明天买杏花。
   乙:不对,应该是深巷明朝卖杏花。
   甲:对啊,我明天就打算去胡同口那个小巷子,给你买杏花仁的酥饼吃。
   乙:咱说诗词,不说吃——再来,夜月一帘幽梦。
   甲:(抓耳挠腮)夜月、夜月,后面是什么来着?
   乙:夜月一帘幽梦。
   甲:对,夜月一帘幽梦,春、春阳十里柔情。
   乙:又错了,是春风十里柔情。
   甲:没错啊,春天里的风,春天里的太阳,春风春阳不都是春天嘛。
   乙:真会瞎对付——不来了,不来了,你整个一个四六不懂,忒费劲了。
   甲:我一看丫丫生气了,赶紧说好话哄她。别、别生气,不春阳还不行嘛,就春风,春风行了吧?实在不行的话,你就狠劲敲我。
   乙:敲你干嘛?
   甲:拿我当你的出气筒。(唱)你就是我的开心果啊,我就是你的出气筒呀,咿呀嗨呀那么啷扯……
   乙:(忍不住,噗嗤一声笑了)还好我没有吃东西,不然喷满地。
   甲:博的美人一笑呀,我的心里就乐开了花,乐开了花——我立刻觉得高大上了。
   乙:你也只能是小QQ小蹦蹦级别的,夏利都是老古董了。
   甲:丫丫这时候说我,开挂!鸭子走路还拽三拽呢。何况你乎,不过你还得悠着点,别把一身荤油甩出来。
   乙:放心吧!你呀,咋拽也不在跑道上,咋装反正也上不了正轨。
   甲:别小看人!我啊,不怕被人家拒绝,拒绝就再提醒几遍,她烦了就不拒绝了。
   乙:还有这样操作?
   甲:孤陋寡闻了不是?你不知道的神操作多了去啦。
   乙:有人说,恋爱好比鞋和脚,鞋合不合适,只有脚知道。
   甲:我的鞋合适,不顶脚,脚趾奔放自由。爽!
   乙:吹牛!
   甲:真的,我这鞋要是穿上了,老拉风了。
   乙:(捂嘴偷笑)拉风带冒烟。
   甲:(瞪了乙一眼)不带这样的。
   乙:你们最后怎么样了?
   甲:丫丫说,你就死了那份心吧,我即便是把自己剁吧剁吧喂了湖中那一对鸳鸯,也不会嫁给你。
   乙:(捧腹大笑)丫丫的话太有劲,笑得我自己捧肚子。
   甲:我说没事,再打击我也没有用,我还原地等着候着,直到等成一棵枯树的诞生。
   乙:还不死心啊?
   甲:我说,丫丫,你若安好,就是我的晴天。你若不好,就是我的雾霾。你在那里我会瞻前顾后,你不在我无所顾忌,随性而为。
   乙:意思已经昭然若揭了。
   甲:混得太失败了,被你一口拒绝。不活了,俺跳湖去……
   乙:别别别……咋还想不开呢?
   甲:丫丫一看我要跳湖,赶紧拉着我说,开玩笑哈,别当真,当真你就输了。我说,丫丫,你吓我一脑袋头发。
   乙:好么!一场虚惊——我说,你还真想跳湖啊?
   甲:哪呀?我是看见湖中心飘来一个塑料袋,想下去捞上来。再说了,我会游泳,差不多每天都干这个,还怕水啊。
   乙:说了半天,你是做什么工作的?
   甲:环卫工人。
   乙:环卫工,那可是城市美容师啊,敬佩!
   甲:说的好,说的对,越说心里越有泪。
   乙:又咋了?
   甲:有多少人看不起我们环卫工人啊?瞧瞧,找对象也这么难。那些人咋就不想想呢,倘若没有我们环卫工,城市还不是臭烘烘的一座埋汰城?说归说,我的工作我还是喜欢。我对丫丫说,你等我一下,我去把那闹心的塑料袋给捞上来,然后送你回家。
   乙:(竖起大拇指)真是好青年。
   甲:丫丫点点头,看着我跳下水,把塑料袋捞上了来。
   乙:天不早了,快送人家姑娘回家吧。
   甲:我刚刚上岸,就听见丫丫抬头望着柳树叫了一声,赶紧循声望去,原来一只小花猫两只爪子攀住一个树杈,不停的挣扎着,眼看就要落水了。我赶紧噌噌上树,很小心的把那只小花猫给抱下来。
   乙:看不出来啊,你还很有爱心。
   甲:我放下小花猫,对丫丫说,走吧,我送你回家,八十三路公交车快来了。
   乙:是呀,相亲失败,该散场了。
   甲:我也是这么想的。这时候,丫丫突然没头没脑的说,好想做刚才那只可爱的小花猫。
   乙:什么意思?
   甲:我当时一下子愣了,问她,为什么要做那只小花猫?
   乙:她怎么回答?
   甲:(学着丫丫的模样,身子娇羞地一扭)傻样!不告诉你!自己悟——走了。(一步三扭下)
   乙:(也跟着学了一句)傻样!自己悟——嗨,等等我。(也学着一步三扭下)

共 2911 字 1 页 万博足彩app1
转到
【编者按】作者笔下这则好像信手拈来的相亲小段子温暖到小编了。物质文明飞速发展的今天,人的观念也被物化。人们在这个快节奏的年代好像已经没有耐心去走进谁的内心,身外之物简单明了,所以很容易顺着他们的眼睛走进他们的内心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越来越多的青年淡看婚姻甚至不需要婚姻。男不婚女不嫁的现象比比皆是,是不是将来连“相亲”这种模式都不存在了呢?小编觉得这样的段子很有意义,它不仅让我们看到了一场“高逼格”的相亲,而且让我们看到了两颗金子般的心灵。祝愿世界更美好!好段子,推荐共赏!【编辑:至简至爱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至简至爱        2019-06-16 21:21:27
  很精彩的相声段子,感谢老师的分享》
共 1 条 1 页 万博足彩app1
转到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