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文学网-原创小说-优秀文学
当前位置:江山文学网万博足彩app >> 看点文学 >> 短篇 >> 情感小说 >> 【看点·红尘】活丧(小说)

精品 【看点·红尘】活丧(小说)


作者:湖北武戈 进士,8364.42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1800发表时间:2019-07-01 05:31:36
摘要:老夏生前曾经嘱咐过夏全林,他死后不要太过铺张,因为他在生前已经享受过热闹的活丧葬礼,有福不可重享,届时请一班“八仙”把他捧进陵墓就行了。

【看点·红尘】活丧(小说) 举办“活丧”仪式二十年后,夏勤来终于走完了他的人生路,享年九十岁。
  
   一
   夏全林清楚地记得,二十年前的那个早晨,父亲夏勤来硬是把他从被窝里拽起来,催着他洗漱完毕后,递给他一根哭丧棒,让他去请几个管事的,就说今年不用给他庆寿了,帮他举办一场热闹的葬礼,热闹今明两天,后天举行“下葬”仪式。
   夏全林一下子被老爷子给说懵了,这人活得好好的,为啥要举办葬礼?
   清醒过来后,夏全林犟了一句嘴:“不,我不去。我不要你死!”
   夏勤来一听笑了:“你这娃子咋这么犟呢?我又不是真死。这叫‘活丧’知道吗?如果我真的死了,你把葬礼办得再风光再热闹我也看不到,我就是想在我活着的时候,看看大家对我对你是不是真心尊敬。别犟了,快去噢。”
   夏全林并不是夏勤来的亲生儿子,而是抱养他堂弟夏勤枣的儿子。
   夏全林长大后,从别人的口中得知,父亲夏勤来是抗美援朝复员回来的老兵,回乡后分到泗峡口粮油所工作,一直未娶,把抱养的儿子视如掌上明珠,心疼得很。邻居们形容夏勤来对小林子是“含在嘴里怕化了,捧在手中怕掉了”。
   小林子跟着夏勤来,虽然过着没妈的日子,却没有受过半点委屈。到了上学的年龄,夏勤来把他送到泗峡口粮油所就近的小学读书,早送晚接。可以说是吃着最好的,穿着最新的。只是有一宗让小林子有些吃不消,老夏一直用部队的方法训练小林子,晨练五公里,晚练八公里,周末还有十公里负重越野。当然,老夏也不是不近人情,他是根据小林子的年龄和承受能力,量身设计训练科目和负重量。
   老夏原打算把小林训练成人后交给部队的,可是小林子到了适龄参军时却死活不愿参军,老夏没办法,只好提前退休,让小林子顶了他的职,当了一名粮油所职工。
   小林子虽然没有报名参军,没有帮父亲实现梦想,却始终保持着自觉军训的好习惯,可以说是“冬练三九、夏练三伏”,练就了一副强壮的身板儿,工作上也从一名小职工干到粮油所主任的位置。
   夏全林被迫拿着哭丧棒,出门请管事的安排父亲的活丧葬礼,心里不仅老大的不情愿,也有些抱怨父亲:爹这是干嘛呀?想一出是一出的。前几年躲在房后造陵墓且不说了,现在又办什么活丧,他不忌讳我还忌讳呢!
   夏全林虽然很不情愿父亲办活丧,也不理解父亲为什么要办活丧,却懂得顺者为孝的道理。
   在房前那条名叫龙腰河的河堤上坐了半个时辰后,仍然还是按照父亲给的名单去通知总管、外管、内管和帐房先生。
  
   二
   看到夏全林拿着哭丧棒上门来,李礼山心里一咯噔:怎么?老爷子没了?昨天还看到他好好的呀,怎么这么快就没了?想到这里,李礼山连忙从屋里迎出来,一把拉起跪在场院的夏全林问:“老爷子是怎么走的?得的啥病?”夏全林哭丧着脸说:“礼山哥,我爹他没走,好好的呢。”李礼山更加惊疑:“没走?那干嘛让你……”“是这样的,礼山哥,后天不是我爹七十大寿吗?我爹他想换个过法,想办一场活丧。一来冲冲晦气,二来换个热闹法儿。爹让你和立豪叔、礼根哥、全鳌哥一会先去,商量一下怎么个办法,他想把这场活丧办得热闹风光一些。”
   “哦,是这样的啊!”李礼山似乎明白了老爷子的意思。
   夏全林把意思表达明白后,给李礼山又敬了一支烟:“礼山哥早些去哦,我去请立豪叔、礼根哥和全鳌哥去了。”
   晌午饭前,李礼山、李立豪、李礼根、夏全鳌等四位“管事”的先后到了夏勤来家,看到夏勤来果然好好的,一个个都忍不住呵呵大笑。夏勤来忍住笑,严肃地说:“别只顾着笑,我请你们来是商量事情的,大家看看咋个才能把这场活丧办得热闹风光一些,而且还要办得跟真的一样。”
   李立豪是个矮个子,一直是龙腰这一片的丧事外都管,对于葬礼的各项程序烂熟于心。听到夏勤来这么一说,也开始严肃起来:“勤来哥既然这么说了,我们就得当个真事来操办,首先不能对外宣称是办活丧,包括一些知己亲戚都不能透露,他们得讯后该咋咋地,花圈、灵屋照送不误。还得请一班戏房小打和唱丧歌的,开歌路、烧更纸、安五方、还阳的这些套路一样都不能少。最主要的是得请一个好知客,酒宴上让小林子行孝子礼,给客人敬酒,这个没有知客一是不热闹,二是没个起落。关于丧讯的问题,我的意见是,所有他的亲戚就由我们派人去给讯,这样才显得真实。”
   李立豪的意见一出,礼山、礼根、全鳌和夏勤来一致通过。然后就活丧的规模、丧宴的规格、丧伕的人选等问题进行了商讨,最终形成了一致意见。
  
   三
   夏勤来的活丧葬礼按照先前商量好的步骤如期举行。
   我那时也正好在龙腰管理区工作,是老夏“葬礼”知客的不二人选。当时我还真不知道那是老夏办的活丧,也以为老夏真的没了。因为他们在商量办活丧时,我还在西庄村驻队没回管理区,第二天一大早,我刚从西庄村房醒来,正准备上厕所解决“水火问题”,夏全林突然从村房院子外冲进来,扑嗵一声跪在我的面前,请我立马回龙腰,担任他父亲葬礼的知客。夏勤来的年龄虽然大我一倍,但是按照辈份我得叫他表哥,这是因为我岳父李义仕是他舅舅,所以也算是知己亲戚。更何况勤来老表哥是个复员军人,是我的革命老前辈。他“死”了,我去当知客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   昨天刚开过村两委会,村上的工作我已做了全盘安排和布署,这几天应该没我什么事。听到全林报来的丧讯,我让他在村房院外等我一会儿,我得去跟村支部副书记余茂良说一下,让他告诉村书记余茂盛抓紧做好近期工作。等勤来老哥的葬礼结束后,我要来西庄检查验收工作成效。
   交待完这些事情后,我回寑室换上草鞋,催着全林一起赶快回管理区。全林知道我为何要换上草鞋,因为从西庄村回龙腰,要趟四十八道冷水河,趟过来趟过去的,穿草鞋要方便很多。好在我在管理区寑室里备有皮鞋和运动鞋,回去再换上就行了。
   从西庄村回龙腰管理区也就两个多小时的路程,加上我和全林走得急,才用了不到两个小时就已回到管理区。回管理区后,我让全林在门外等我一会儿,等我换好鞋袜后就去他家。为啥要让夏全林等在门外而不让他进屋呢?那是龙腰那一片的规矩,孝子在热丧期间是不能随便进别人家的门,否则会不吉利。全林是龙腰人,自然知道龙腰的规矩,老老实实地等在管理区门外。我进屋换上干爽的鞋袜后,没忘了拉开抽屉揣几十块钱在身上,勤来表哥“过世”了,我得随个葬礼份子钱,这也是龙腰的规矩。
   由于在部队养成的雷厉风行的作风,回寑换鞋袜总共才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,全林在门外一根烟还没吸完,我已穿戴整齐走出门外。
   等我和全林一起回到他家后,身穿尼子军装的勤来表哥从堂屋迎出来,哈哈大笑着同我握手:“可把我胡老表给盼回来了,你若不回来,这事就没得个起落啊!”老表哥从屋里一出来,顿时吓了我一跳:他不是死了吗?怎么还笑着出来迎我?
  
   四
   勤来表哥笑着把我拉进堂屋,礼山、立豪、礼根、全鳌等人笑着站起来迎向我,立豪哥哑着嗓子解释说:“明天是勤来表哥的七十大寿,勤来表哥想把七十大寿办得有特色一些,就谋划着举办这么场活丧,我估计你从西庄回来伤感了一路吧。昨天我们商量事时,我建议既然要办活丧冲晦气,就要办得像真的一样,所以我就建议请你来当知客,让全林正儿八经地给参加‘葬礼’的客人行个孝子礼,不然显得没个起落。”
   哦,原来如此啊!
   勤来表哥拉着我手,笑呵呵地说:“让胡老表受惊了。我是这么想的,等我真的死了,儿子把葬礼办得再热闹我也看不到,不如趁我活着,办一场葬礼先享受享受,看看哪些人对我是真心的敬爱。农村有句老话说了,三岁孩儿置棺材,我不仅置下了棺材,而且在三年前就造好了陵墓。要不我先带你看看我给自己造的陵墓?”“好啊表哥,咱们这就去看看你的新家。哈哈哈……”
   勤来表哥的陵墓在房子的东头,周围栽着一圈儿柏树。陵墓全部是用红砖浆砌起来的,顶部用钢筯浇铸,墓顶覆盖着一层沙土,种植的马尼拉草皮已经成型,不走近看,还真看不出来那是一座陵墓。墓穴铁门是锁着的,门是钢筯焊的铁栅门,锁是才买不久的新弹簧锁。勤来表哥从衣兜里掏出钥匙打墓穴的铁门,招呼着我进去参观。里面沿墓门往里铺着两条三角铁轨,墓穴高约一米八左右,地坪和墓壁全部镶着瓷砖。正墓室的左手边是两间小墓室,分别是厨房和卧室。一进墓穴就是厨房,厨房里垒着一座单锅灶,安着一口耳子锅,灶前放着一小堆柈子柴,灶炉里漏下一小堆柴木灰。勤来表哥笑着解释说:“我在里面做了好几顿饭了。”里侧是一间卧室,卧室里放着一张木板床,床只有一米宽,床上铺着被褥,床底下还有一双趿脚的拖鞋。
   我一面参观墓室,勤来表哥一面笑着介绍:“这座陵墓花了我三千多块钱。比我盖那瓦房花的钱还多一千块。我是用三年时间造起来的,整个过程中没有请一个工,全部是我自己亲手造的。”
   出来到正墓室时,勤来表哥指着地面的三角铁轨告诉我:“我在棺材下安装了四个凹槽滑轮,届时把棺材抬到墓室门口,套上凹槽,往进一推就可以了。怎么样?古时候的皇上提前造陵墓,我老夏也提前造陵墓,享受的是皇上级的待遇,哈哈哈……”
   “你真不愧是‘瞎球来’啊!真会办治。”
   “那还不是受我表妹夫胡球整的影响嘛。”我的名字叫胡秋正,很多人便叫我“胡球整”。名字不过是一个符号而已,人家愿意咋喊就咋喊呗,反正嘴长在人家脸上。
  
   五
   我去夏勤来家的当天下午,是老夏活丧的正戏,很多得到丧讯的亲友都来了。老夏没成过家,所以当紧的亲戚也就是几个亲侄女,还有几个堂侄儿和堂侄女。
   几个亲侄女还合伙请了一班戏房,龙腰这个地方的规矩,戏房也不过是两支唢呐和四个锣鼓小打。他们举着花圈、灵屋、孝幛等一应吊孝的物资,在一班戏房的陪同下,热热闹闹地来到夏勤来家,明显地可以看到几个侄女的脸上还挂着泪痕,很可能伤感了一路。据说勤来表哥对侄儿侄女的感情一直很好,侄儿侄女们都很尊重他,过时过节都来看望探视。
   侄女们的葬礼送来时,丧家自己请的一班戏房也陪着转灵,很是热闹了一阵子。等侄女们明白是怎么回事时,葬礼已经送上了门,没有再拿回去道理,她们也只好按照真丧一样到灵前上香叩拜,然后到帐房去上礼。负责记葬礼的是李礼贵,李礼贵是个老师,龙腰所有的红白喜事几乎都是他担任帐房先生。礼贵照样按照真葬礼的规矩,把侄女们送来的葬礼一一记在帐本上,花圈、灵屋、孝幛、鞭炮、香、纸、现金等一样占一格,记完后,将提前准备的孝巾分发给侄儿侄女和侄女婿,与真葬礼有所不同的是,所有的孝巾上都点了一点红色,那是红墨水涂的色。
   主家戏房和客台戏房分别安顿在大门两侧,葬礼上罢后,“孝子”夏全林顶着一个托盘,托盘中放着香烟、手巾和红包,由李立豪领着来给戏房行孝子礼,坐在下首的两个打击乐师连忙把刚跪下去的夏全林拉起来,等夏全林把托盘中的孝子礼放到桌面后,热热闹闹地吹打了一首见面礼曲,也无非是《朝王见驾》或《拜新年》。在整个送葬礼的客人中,老夏的亲侄儿侄女是重头戏,堂侄儿侄女们只是送个花圈、一块火纸、一把檀香和百元现钞。其他没有专门给丧讯的亲友和邻居,只是到礼房随个几元十几元钱,我作为老夏的表妹夫,也只是随了五十元钱。不过,在二十年前,五十元也算是一份重礼。哪像现在,几十元上百元根本就拿不出手,起码也得随个两百元的葬礼。
  
   六
   你还别说,虽然只是一个活丧葬礼,来的客人还真不少,丧席从中午一直开到傍晚,整整开了四波子丧宴,每波子八席,基本是这一波还没吃罢,就被后面的客人给围满了。我也是按照龙腰的规矩,从中午到傍晚说了四波敬酒辞,当然,整个丧宴场面上少了悲哀的氛围,多了一些嘻嘻哈哈的气氛。
   由于气氛并不悲哀,我的敬酒辞中也多了很多插科打诨的成分。
   当某一波子客人中女客占多时,我就会在敬酒辞中插入:“我来到席前大致一看,这一波子女客几乎占了一半;想起过去,妇女可怜,人人包个小脚,也不能爬山,只能灶前灶后涮锅洗碗。你看现在多好,全国解放,打倒了封建,不用包小脚,每个人都是大脚亮片。背粪挖地样样能干,有的做生意,有的当教员,有的跑江湖,有的当老板,真个是妇女能顶半边天。因此上我们要热爱国家热爱党,更要热爱我们的红色江山……”这些敬酒辞一说出来,惹得全场哄笑好一阵子。
   趁着孝子敬酒的空档,我到礼房找礼贵看了一下帐本,所有来参加老夏活丧葬礼的乡亲邻居都随了礼,虽然每个人的数额都不多,累计起来也有两千多块钱。估计老夏自己贴不了多少。不过听礼贵说,老夏不差钱,为人也很大方,左邻右舍有个什么大事小情的,他都会去赶一份人情,从来没缺过一家。

共 7534 字 2 页 万博足彩app12
转到
【编者按】这是一篇征文活动的开题之作。征文的主题是“红尘”,而小说中的主人公正是一位“看破红尘”的退役军人,他曾经在枪林弹雨的岁月里看过多少生死的诀别,见过多少血雨腥风,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。在他的古稀之年,提出了让儿子给他办一场“葬礼。”这充分说明他已经看淡了“生死”。作者通过对“葬礼”的描写,活生生地描绘了本地的风土人情,小小的葬礼上,有多少“讲究”,这些讲究,各个地方都不一样,这些“讲究”构成了不同地域的乡土文化。人们虽然在嘻嘻哈哈中走完了葬礼的程序,表面上看似不那么严肃,但是,却充分体现了人们对主人公老夏的尊敬和爱戴。老夏活着的最大奢求就是要知道人们是不是对他真正尊敬,这一点通过“葬礼”他看到了,知足了。就是在真的去世以后,人们不给他举行像样的葬礼,他也知足了。通过对主人公对待“葬礼”的描写、以及描写了主人公对儿子,对生活的、对村人的态度,将这一个“看破红尘”的老军人的情怀抒发了出来。人生如梦、不足百年,超过百年的是凤毛麟角。我们应该怎么看待那些荣誉、地位、金钱呢?老军人给我们揭示了最好的答案。从写作技巧上看,优秀的小说体现着真正的文学审美,作者虽然写的是“葬礼”,却让我们看到的不是“悲痛欲绝”,不是“生不如死”;而是“视死如归”和“看淡生死”的大情怀。这就是本文在文学审美上所做出的的探索。总而言之,这个“抛砖引玉”的小说作品,本身就是一块“璞玉”,令我们耳目一新。希望它引出更加精美的“绝世精品”。让这次征文活动给我们一次“视觉盛宴”吧!!【编辑:太行飞剑】【江山编辑部·精品推荐F201907050004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太行飞剑        2019-07-01 05:35:31
  向总编学习我们每一位文友都要别出心裁地出精品,这样的征文活动才好玩,才有意义。祝我们的征文活动异彩纷呈
太行飞剑
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湖北武戈        2019-07-01 05:49:35
  非常感谢飞剑大姐拔冗编辑拙作,写出了十分精彩的编者按,提升了小说的内涵。衷心感谢飞剑老师!
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!
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只留阳光        2019-07-01 07:14:57
  这是本次征文的首篇作品,感谢武总奉献精彩。人终有一死,谁在死后能知身后事?本文主人公办活丧,是新鲜事,也是体现了一种对生死的态度,看淡而不失敬畏。小说中涉及许多地方习俗,我们不必拿封建迷信什么的大帽子去戴,这也是生者对死者的心意,是人们对死亡的敬畏。
只留阳光
回复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湖北武戈        2019-07-01 07:20:28
  感谢阳光社长的关注、雅评和理解,我只是想做个抛砖引玉的人,希望能引出更多更好的极品玉。
4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小民西安        2019-07-01 07:35:38
  不说那么多,就三个字:聊咋咧(陕西话的非常好)。遥祝夏安!敬茶!
小民西安
回复4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湖北武戈        2019-07-01 11:49:38
  感谢西安老师的关注和雅评!
5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邵建忠        2019-07-01 07:45:06
  精彩作品,需要洗手焚香仔细拜读。武总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。这篇该申报精品!祝武总夏安,佳作连连。
我与江山文学共同成长!!
回复5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湖北武戈        2019-07-01 11:50:37
  非常感谢邵老师的抬爱和鼓励!我将以此为动力,倍加努力之。
6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天生我才        2019-07-01 12:44:18
  “活丧”虽然不通情理,但是顺者为孝,无可厚非。老爷子别出心裁,意欲看透炎凉世态。武总编捷足先登,勇夺征文第一篇。厉害!
回复6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湖北武戈        2019-07-01 14:12:49
  感谢天生我才老师的关注和鼓励,抛砖引玉嘛,自然得来个笨鸟先飞喽!
7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樱雪        2019-07-01 13:50:11
  荒唐王爷弘昼以“活出丧”来保全自己,老师这篇小说中的李老爷子以“活出丧”来展示自己对人生的感悟。活着要活好,死了啥也没了,不过是一张皮而已。小说以李老爷子的活出丧的全过程为依托,通过详细的故事情节,为读者奉献了一道文学大餐。风土人情的描写,对文章本身而言,是有很好的衬托作用的。欣赏老师佳作,期待精彩多多。
一个人的KTV,自己唱给自己听。
回复7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湖北武戈        2019-07-01 14:15:51
  首先感谢樱雪总编的关注和爱戴,其实我得纠正一下,小说的主人公叫夏勤来,不是姓李,只有活丧管事的姓李。
8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樱雪        2019-07-01 14:19:56
  老师好,非常抱歉。把主人公的姓给弄错了。唐突了。望老师见谅。在此致歉。祝生活愉快。
一个人的KTV,自己唱给自己听。
回复8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湖北武戈        2019-07-01 16:43:57
  没事儿,只要主人公没意见,我能有什么意见?开个玩笑而已。
9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奇异果        2019-07-01 17:44:21
  虽是丧,本该悲的情绪被活字扭转,带着一份诙谐,含着一份气度娓娓展开。小说细节描写形象生动,语言凝练,地方风俗的描述更是令人开眼。拜读学习了,问好武总!
回复9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湖北武戈        2019-07-02 07:40:48
  非常感谢奇异果老师的赏阅和肯定。活丧本来是冲晦气的,就是要体现一个“喜”字。
10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只留阳光        2019-07-06 08:43:52
  恭喜武总获得征文第一篇精品。
只留阳光
回复10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湖北武戈        2019-07-06 09:05:09
  感谢阳光社长的鼓励!
共 10 条 1 页 万博足彩app1
转到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