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文学网-原创小说-优秀文学
当前位置:江山文学网万博足彩app >> 逝水流年 >> 短篇 >> 情感小说 >> 【流年】旋转木马(中篇小说)

精品 【流年】旋转木马(中篇小说)


作者:程多宝 秀才,1331.97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1311发表时间:2019-07-03 10:38:37

【流年】旋转木马(中篇小说)
   梅青
  
   几乎没有任何征兆,突然间就来了那么重重的一下,整个身子骨都快要被拍散了摔碎了——天地一片黑,是一片混沌的那种死黑。我刚一扑倒在地,就听得一声巨响,从来没有过的响,就像是天上的云,没有托住那枚炸裂的雷,咣当一声,直通通地砸了个坑。
   那种天塌地陷般的撕心裂肺,也不过如此吧?
   只一瞬间,根本来不及反应。那一汪浓烈的色彩,是腥红色的液体么?带着温温的热还有着咸咸的味,一古脑地泼了我一脸。
   一时间,天地皆红。刚才,那会儿,那颗正午的艳阳高悬天上,悠悠地沐浴着我,还笑得有点儿羞涩,一点也不像往日那样狰狞。是谁?伤天害理的,把一盆血泼给了太阳?而且,还是我身上的血……这是掉进了浩瀚红海,还是咋的?
   如果是海,可我……怎么又浮不起来?
   小时候,家里与村里那真是穷名远扬。所有的女孩子玩伴,都不想与男孩子玩过家家游戏,真的怕日久生情假戏真做,到头来嫁在本村自产自销,那就是下一辈子休想翻身。执拗着一心想生儿子传宗接代的父亲,就着辣椒片子喝着稀饭呢,这时听到里屋的接生婆一声哀叹,一甩手就给我起了个名:辣妹香。
   这……有多难听?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。可父亲却说什么名字贱好养活。难道……穷人家起个好听的名字都不行?后来,广播喇叭里来了通知,所有学龄孩童全部入学,一律扫盲。我报名上学时还没个大名,学名还是老师顺便起的,说出来不好听,还挺拗口。算啦,不说了,后来我就改成了现在这个名字:梅青。说白了,其实当时心里头也就是幻想一把,好图着后面的“目秀”那两个字的谐音。本来,我还想改成四个字的“梅青目秀”呢,可一想还是算了,省得父亲伤心。我从小性子犟,父亲怕伤着我,只好样样依我,还顺带教会了我游泳。
   哦,这时候,难怪我浮不起来,原来——我是跌坐在地上。大地是坚硬的,此时就连自己摔散了架子也不觉得痛。是不是摔昏了,感觉不到痛了?倒是有了路人惊恐呼喊着:打110,快打120,救人要紧……
   “青梅,我的青梅,你怎么啦……”哦,听清了,这回真的听清楚了,不再是朦朦胧胧迷迷糊糊的。哦,我的小马,你终于来了。刚才,我还看到了你,你站在斑马线对面,一脸惊恐模样,怎么到现在才过来?
   哦,忘了说了,小马可不是一匹马,他是个大男人,说好了这一辈子给我做一匹忠实马儿的好男人。对了,他是我老公,20多年的老铁路。早年干的是线路工,就是你们坐火车时,高高在上俯视着铁轨线上,那些浑身油污拿着铁镐洋锹铁锤这一古脑的家伙,一路敲敲打打的维修工人,没准你们可能就见过他。只是现在,这个行当没了,他只好中途改了行,当了一名道口看守员——就是在一些铁道与公路相交叉的十字路口,放下栏杆后保证列车平安通过的守望者。
   还是说说这匹马吧。他的模样太大众化了,四十来岁一张脸,我俩婚后也才有20个年头,这匹马儿怎么说老就老了?还老得这般不成样子?当年,他那一头被我自诩为马鬃一样的齐刷平头,每根头发尖尖挺立得精神抖擞,怎么这么早就插灰了许多?哦,今天上午,我的这匹马儿刚出门的时候,还回头冲着我笑了笑,说是这次留个心眼,好给岳父带回一个惊喜。现在,我的这匹老马却呜咽着,是那种带着拉风箱般的哭声。我们夫妻这么多年了,他也没有像现在这般哭过,是要死要活的哭泣,是那种只有进气没有出气的呜咽。
   可是,我就是看不清。我的眼前是一汪的红一片的旋转,只有耳畔还听得出来,这匹老马是蹲地在下抱着我的。
   马竹,你能不能男人点?
   其实,我的老公不叫这个名,他本名叫马高林,可我就想喊他马竹。当然了,他也愿意听我这样使唤着。因为我叫梅青,既然给他喊成了青梅,那我不得喊他一声竹马,怎么说也得扳个本?青梅配竹马嘛,虽然我俩小时候根本就没有玩过家家游戏的缘分,只不过成家后,真想把以前那些没有一起过的日子,来一次情景回放。
   马竹,马竹……我心里好堵啊,一直想吼出来这么一句,可是,嘴不能张开,一张就是汹涌的血,直往外涌,像是火车进站时的喘息声。
   “青梅,青梅……你睁开眼,别吓我……坚持一会,咬咬牙,120来了。”还是这匹老马的嘶鸣,早就瘫得不像样子了吧?我的老公,别看他只是个不起眼的铁路职工,人到中年还是个聘用身份,正式在编也没个指望,可他在我的眼里就是男神,顶天立地的汉子爷们,是不用扬鞭自奋蹄的好马。这匹马就是累坏了饿惨了,只要听到我的喊声如鞭子般在空气中炸出一响,你看他撒欢着尥着蹶子,顶顶撞撞也要往前奔跑,热血冲头似的义无反顾。
   马竹,何时在我面前哭过?这都半辈子过去了,还真的没有见到过一回。
   我真想睁开眼看一看,真的想劝他不要这样痛哭流涕。
   可是,臣妾做不到啊……
   120来了?远远地有了那种熟悉的声响,蛮好听的——像极了马竹第一次在我面前哼唱的那首歌谣。
   那次,我们第一次泡公园,看到身边的孩子一个个有了飞翔模样,或上或下的,笑声如随手甩向地面的金属碎片。“人家……也想坐一回嘛?”马竹一听,笑着看了下那个游戏项目的价格,一转脸,又笑了。天知道,他一笑准没好事。只听他说了声,“挺贵的,还不如买几根羊排烤着吃,再说……咱又不是小孩子。”我肯定得有个表态嘛,就是没恼也要装个表情控,“你还是国企,铁老大呢!”我的情绪反转立马有了回应,马竹一时围在身后或左或右地承诺,样子蛮可怜的。当然了,他的承诺蛮好听了,尽管到现在都有20年了,也没见他兑现过。
   血流淌着,身子有点冷了,是那种粘乎乎的冷。我的头躺在马儿怀里,像是被人手脚麻利地抬上了120救护车。路上还蛮颠的,有点像是坐着旋转木马……有好久没有躺在马儿怀里了?真想就这么一路颠下去,但不能是现在这个模样啊。
   真不该,早上我随口说的那一句埋怨。
   是啊,我的马儿没本事,他一个底层小人物,就是扬起四蹄又能蹦多高?就是浑身充了电,哪里有他驰骋的疆场?就是一尾龙,也得有人给他驾云哈不是?活人嘛,谁不像过好日子赚个脸面?我父亲那么大年纪了,乡下青壮劳力纷纷进城,农活靠的是他们这些中老年人拧着身子往前拱,直到那天拱不动了,两腿一蹬拉倒了就没罪受了。就是这样,父亲每月都要进城一趟,两只鼓囊囊的蛇皮袋子,坠着弯成弓形的小扁担,又是菜又是米,还捉鸡带鸭的,哪一趟都埋怨自己挑少了。几十里山路,不遇上雨雪天都舍不得搭一趟农用班车。也别说,马竹对岳父不薄,有次瞒着我买了盒高档香烟,是硬中华。听他晚上说起过,一张新崭崭的50元绿票子,剩下的就找回一桶方便面。那该能买回几根羊排呢?可他还是豁出去了。那盒红红的硬中华,挑战式地望着我父亲,它知道我父亲胆小,尽管手上干农活的劲再大,也不敢破它那脆弱的身子。我父亲真是听话,他只是看了看那个红红的盒子,闻了闻,一直也没敢拆。虽说那盒烟,我父亲最后还是带回了乡下。后来,我回娘家的时候,听娘说,那盒硬中华被父亲寄放到村里的小卖部,准备等待贵人相中赎身,也好为家里换回点肥皂牙膏什么的。也该这盒烟命运不济,几个月也没有等到买主,直到硬是在那里生着闷气发了霉,我父亲也舍不得抽,最后只能是送给了我家那个当村民组长的大舅,说是算作村里招待烟。那一阵子乡镇下来搞精准扶贫的干部一批批的,经常趁他们酒喝多了的时候,再孬的烟也抽不出霉味。
   “你还是个大男人么?有本事让爸爸抽一回大中华,要抽……就抽不花钱的?”早上,马竹出门时,也不知怎么了,我好端端地发了火,撂了这么一句。当时,马竹回头朝我笑了一下。“青梅,你懂的,这回……看我的。”
   就这样,从我家住的顶楼一路哼着歌子窜到楼底的马竹,跨上那辆老掉牙的电瓶车,一晃就出了我们那个老旧小区。我知道,他去的可是大富豪大酒店,也就是这辆驶向医院的120,刚刚驮着我离开的那个地方。
   当然,他是放歌出门的,那首歌子总听他时不时地哼着,特别是在外面憋屈的时候,不就是那个《咱们工人有力量》么?马竹有点死要面子活受累,日子过得这么拧巴,还有脸唱这么高调的歌?唱了好多年了,你的力量到底在那呢……
  
   马竹
  
   是的,“咱们工人有力量,每天每日工作忙。盖成了高楼大厦,修起了铁路煤矿……”
   你听,这歌多带劲,没忘了提及咱们铁路工人,还有铁路工人家属也跟着自豪。在我们这个小县城,能在铁路这样的国企上班,本身就是自豪,哪怕“铁老大”了这么些年,自己还临聘着,该荣耀的咱就不要低调。就算没去过大富豪酒店,哪又怎么样?这次,我,铁路道口看守员马高林,还不是照样地来了?
   大富豪大酒店,潇洒走一回!
   到这里爽一把,像我们这种工薪家庭,最多只是过个嘴瘾。大富豪大酒店,那价格,张开的可是血盆大口,你就是停泊店外的大奔宝马,只要主人进入酒店,照样啃你没商量。不信,你来试试?这儿的一桌酒,设了最低消费档次,门厅微笑的迎宾小姐,一带宽敞的口红在脸上尽情燃烧着,突然间放射出耀眼的白光,如同石榴般炸裂,撑咧开一线皓齿,还是那种格式化的;更不要说旗袍开得不能再高的口子,惹有惹无的一丝丝嫩白,让你的小腿肚子直打晃。
   但是我不,我脸不改色心不跳,我还人模狗样地来了。
   尽管这个喜宴,可能是一个八竿子可能打不到的朋友,只是车站办公室李主任群里吆喝了,哪敢好意思讲不来?据说,这个新娘与我们铁路还有渊源?真的一头雾水,谁知道呢。几个平时活泛的看着我一脸坏笑,他们不仅不点破,反而早就在本站职工群里发微信祝贺。那种放鞭炮的表情图一串串的,手机屏幕都给炸成了颤抖的满天红。群里闹得这样,咱再装B也躲不过去了。据说,上面对酒宴桌数有要求,好在人家新郎新娘家的不在职场,生意人谁管得着?这次,为随份子钱,我们家可是淌了身大汗,连梅青的脸色都像是她的名字一样。没办法,人情大似债,头顶锅来卖。僧面不看看佛面,一个车站里早不见晚见,抬眼都是熟人。来了多少人,主任可能不清楚,但要是哪个没来,人家不用点名签到,心里还能没个数?再说了,我进车站这么多年,孩子都上大学了,多少次人情往来也没有参与过,到现在还是聘用的,还不就是以前在这方面的开支过于节俭了?
   这次,我不能失去这个机会。
   年初,站里就有了风声,说是要在我们站,抽调人到洪林站。站里也有人不大想去,说那里离家更远了,又涨不了几个钱。“可是……我不啊!”梅青一听,一巴掌拍得我的骨头都颤,“找站长说理,打破头,轮也轮到咱们了。”
   梅青说得不错,我们这里是铁一区,洪林那边是铁三区,地区工资差明摆着,补助标准也不一样,工资表一月一加弄不好就是小千把块,越往后岂不是越拉越开?省得家里每月都抠这算哪着掰日子。
   低人一等矮人一截,聘用这两个字,是泼猴压在五行山下时头上的那道封条,没有唐僧来揭,一辈子休想翻身。都在一个单位混,干的活大差不差的,哪个不想进编?那得看各自修行。只要去了洪林站,不管以后进不进编制,那也是祖上八辈子积德盼来的。更何况对照着条条杠杠,尽管各项要求那么苛刻,自己毕竟还占一定优势?要不然,时间一长,岁数大了,弄不好就得去车站门口当安检员。到了那时,工资单上那可是拉肚子似再往下泻,吃什么药都止不住了。
   这么一说,梅青还真的笑了笑。结婚多少年了,梅青好像不会笑了,要不然,她肯定河东狮吼:还要随礼,去大富豪?你抽一口烟喝一口酒,能成仙还是咋的?你进去一回,以后你就是大富豪了?
   自然的,我不敢龇牙,更不敢吱声。刚与梅青认识那会,咱还是一个线路工,两眼就是铁轨这两条铁疙瘩,一辈子还敢飞天不成?就那么点工资,养家糊口的讨生活,连个香烟都不敢抽。这以后,遇上绕不开的喜宴,眼睁睁地看着桌上的两盒喜烟,被人家堂而皇之地装进口袋。后来,喜宴档次高了,大多是那种红红的硬中华,被那些烟鬼们堂而皇之地据为已有,一声客气话都没有。连自己的岳父都没享过一回“白食”,想想活得不窝囊么?所以这回,我要早早地赶到大富豪酒店,先坐上桌子,最好是靠婚礼司仪偏远的一个拐角。
   婚宴嘛,吃喜酒,谁先来谁先占位子,不分级别,谁不懂啊?来晚了没有位置不说,更别指望能顺手牵羊一盒喜烟。
   大富豪的门楼子,远远地看上去就那么喜气,尽管还是上午,虽说是个大冷天,办婚宴的还有好几家。门前几家新娘,还有伴娘什么的站成一堆堆的白花肉肉,好像比哪个穿得更少一样,一个个露得不能再露,白白的胳膊嫩嫩的腿,一扯拉什么的,好像上天的日光也禁不住滑落了,从此还不想上天。门前不远处还有个游戏场,几十只旋转木马不知疲倦地空飞,倒有点与酒店门前的旋转门打了个平手。

共 27787 字 6 页 万博足彩app1234...6
转到
【编者按】叙事沉稳,人物刻画细腻,一幅幅画面像电影镜头,十分抓人。通过大量细节,不断插叙倒叙补叙,一个故事脉络清晰地展现在读者面前。小说以一场车祸开篇,就车祸的当事人说起,通过名字变换,使得小说里的两位主人公用第一人称的叙事角度,从而把强悍的心理刻画在读者面前得以一一施展,一览无余。小说这样布局很巧妙,精致地错开了车祸的现场描写,而从男女主人公人性的精神层面进行深刻地剖析,抽丝剥离般,往深度挖去。现实里的勤劳的兢兢业业的铁路工人,在今天为啥就那么贫困不堪,就没人看见他们的付出,勤劳而不获是当今最大的怪胎。小说从另一个侧面讴歌了“马竹”这样优秀的铁路工人。他任劳任怨,一心扑在铁轨的检查维修工作,他是那么热爱自己的工作,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人,以至于有人不理解一个小人物为啥这样?而恰恰就是这样的小人物,造就了伟大。所以,对事业的热爱是干好这项事业的前提。这是小说的亮点。当然小说也尖锐批评了当下的不公,社会分配的不公,为啥靠勤劳致富就那么困难?这是对社会的拷问!小说巧妙地使用了“旋转木马”这个道具,使得这一意象贯穿全文始终。当我们换了身份换了角度来看问题时,你会有新的发现,人性的发现。马竹一家虽然社会地位卑微,却能始终全心扑入工作,活得很踏实,这正是当下很多群体人所缺乏的。佳作,倾情推荐阅读!【编辑:山地731828829】 【江山编辑部·精品推荐201907050005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山地731828829        2019-07-03 10:40:47
  这篇小说很不错,无论主旨很是写法,
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山地731828829        2019-07-03 11:03:53
  很是欣赏这样的构思,其实小说,写啥不重要啊,怎么写真的很重要。
   这篇就是写法很精致。
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逝水流年        2019-07-07 10:43:31
  品文品人、倾听倾诉,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。
   灵魂对晤、以心悟心,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。
   善待别人的文字,用心品读,认真品评,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!
  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、优雅美丽的流年!
   恭喜,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!
   感谢赐稿流年,期待再次来稿,顺祝创作愉快!
爱,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,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。
共 3 条 1 页 万博足彩app1
转到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